rss 推荐阅读 wap

聚焦香港,香港论坛,香港房产网,香港旅游,了解全国前沿新闻资讯!

热门关键词:  www.59ri1.com  as  xxx  test  www.mi sc.com
首页 新闻聚焦 香港报道 理财投资 休闲娱乐 体育健身 购物消费 旅游资讯 科技创新 商业营销 微商创业

香港的“水”与“围”:水客与反水客的人

发布时间:2020-03-26 11:30:53 已有: 人阅读

  7年前,中国香港导演许鞍华拍了一部非常出名的电影——《天水围的日与夜》,这部电影描绘了位于香港新界区元朗的天水围小人物的生活,电影让有着“悲情新市镇”之城的天水围广为人知。7年后,它和屯门、元朗一道再次闯入人们的视线,只是这次,令它们出名不再是日与夜,而是“水”与“围”——水客,与围住水客的反水客的人。

  “水”与“围”的戏码,在香港,已不是第一次发生,甚至愈演愈烈,殃及无辜。然而,以往这样荒唐的闹剧只在新界北的上水频频上演——自2012年9月那场浩浩荡荡持续三天的“光复上水站”行动后,这些年来,上水已经经过大大小小的近十次光复。今年初,战火蔓延到新界西的屯门,之后转战沙田,然后再入西边的元朗、天水围。新界西,成了另一个“围城”。

  三月初那场在新界西跨越三区激烈非常的“光复运动”仍令人心有余悸,愤怒的青年,哭泣的孩童,很多人都在问,香港怎么了。笔者亦收到不少内地友人的信息,包括询问最近赴港是否安全、谁是水客、谁是反水客者、当他们在反水客时他们在反些什么?喧嚣的大众媒体众说纷纭,加上内地人、港人各自高涨的情绪,一时间整个香港似乎贴上了标签:“拖行李箱者人皆打之”。

  水货并非山寨货,而是未经法定代理商的正常渠道“非法输入”的原装正品。只要存在价格差或人有我无,各国家或地区间均会存在你来我往的水货现象,美国、加拿大间亦不免俗。而在内地的亲友劳烦在香港的亲友代购,带回去的手机、平板、化妆品、食品同样也能称为水货。前述行为可看作是个人偶发的旅游购物,而当带的货品积少成多,甚至夹带货品形成商业化的惯常行为,这些人便会被毫不犹豫地称为“水客”,而更激进一点的港人会直呼这类人为“走私贼”。因此水客一般是指大量携带“水货”过境的“旅客”,利用边境两地物品价格及贸易管制的差异,以赚取“带工费”为目的,逃避海关监管,“少量多次”(即通常所称的“蚂蚁搬家”)携带受国家管制或应税货物、物品入境的特定群体。

  然而,这帮“水货客”的身份复杂,其旅客身份不单指内地访港旅客(特别是持“一签多行”的深圳居民),持回乡证的港人也混杂其中。根据政府部门公布的打击水货客执法数字,在2014年3月至2015年2月间,海关共拘捕5000人,其中内地人3235名,占64.7%,香港人1,748名,占35%。其身份也十分多样,包括自由行旅客、家庭主妇、长者、自由职业者、货车司机等,而所带的水货,除了大热的iPhone等电子产品,更多的是奶粉、益力多、纸尿片、健康食品、红酒、化妆品等日用品及食品。由于与一般的水货文化不同,在水货客扫货之下,供需变,物价升,货品缺,矛盾就是这么出现的,最出名的莫过于那一纸蜚声海外的“限奶令”。

  自2003年实施自由性政策之后,加上人民币兑港币汇率不断攀升,免税香港的商品价格相较内地更为便宜,从香港购买货品运回内地转售赚取差价始成风气。由于水货客多在中港边界活动,直达罗湖、福田口岸的东铁线日渐拥挤,而上水作为分流乘客的必经之路,成为备受水货客滋扰的重灾区。2012年9月“光复上水站”行动后,这些居住在邻近深港边界的网民成立了“北区水货客关注组”,旨在向香港政府反映水货客对香港新界北区(尤其是上水站)及港铁东铁线沿线车站近几年来的滋扰。他们将水客定义为“一群由集团监控或组织监控带同大量货物过境,作逃避缴纳入囗税的人士”,他们欢迎旅客,但反感受“货主”指示的利用自由行或“一签多行”的“带货人”。在这一组织的发起与带动下,2012至2013年间上水发起了多次较大型的“光复”行动,亦促使政府和警方采取多项行动,对上水水货团体造成一定震慑。

  然而这样的震慑带来的除了上水的片刻清静,便是水货客如游击般的南下和西进。部分新界区的工厦单位被改作零售商店涉嫌进行水货活动,《东方日报》曾报道称水客扰民多时,连墓地也不放过,粉岭区蓬瀛仙馆一带也沦为水客集散地,在等候货品时,有人甚至藏身在附近的墓地内。而住在沙田的居民亦多次表示原来位于沙田市中心一带的小商户均被药房、首饰店及名店等深受自由行欢迎的商店取代,严重影响居民生活。为了避开购物人潮,往往要等到夜晚九点后才能出门。

  到了2015年初,港铁联同警方在上水站严格执行每人二十三公斤行李重量管制,任何旅客携带的大型行李,若被怀疑超重都要到C出口过磅,由于过磅人多,傍晚人数一度近千人,人龙长逾三百米。不少人因行李超重被拒入闸,与港铁职员争拗,其间亦有水货客与市民口角,要由警方及港铁职员调解。不少水货客未能携带大量货物经东铁线返回内地,他们于是改变策略换乘的士到落马洲口岸过境,或改往新界西的屯门及元朗区乘巴士经深圳湾运送大量水货返回内地。

  在随机采访中,一位香港人告诉笔者,由于上水被“光复”,原本在新界北活动的水客转战屯门、元朗、天水围。“大半年前都还好,之后愈演愈烈。”最终急剧恶化,之后发起的“光复屯门”、“光复元朗”行动与此“剧变”不无关系。

  屯门与天水围均有巴士线来往深圳湾口岸,车程仅十多分钟,每日午后皆有大批水货客塞爆过境巴士甚至口岸一带。特别是天水围,往返深圳的巴士就在地铁站旁,十分方便。据报道,每天下午皆有数辆货车到场分派奶粉、零食等水货,水货客取货后即一窝蜂到天慈邨B2P线巴士站并挤上车厢往内地。在实地走访时,笔者在车站附近观察了一段时间,尽管已是傍晚,巴士仍算频密,每每开走一辆,总是会在短时间内再排起长龙。而据一位女士介绍,这已经算是人比较少的情况,最拥挤时,人龙需要来回绕几圈。由于水货客行李普遍较大,导致巴士空间逼仄,无法上车,往往要等很长时间。有着类似情况并更为严重的是稍南一些的屯门。往返深圳湾口岸与屯门市中心的城巴B3X线人轮候,高峰期间更高达约500人轮候,促使居民久久未能登车,严重影响生活节奏,“黑的”问题更为突出。而屯门更有大型商场更被传媒踢爆透过前往深圳湾口岸的城巴B3系列路线免费巴士券作招徕,吸引过万水货客蜂拥屯门疯狂购物。水客经济“如何影响普通香港人民生?

  笔者曾在一篇元朗人自述元朗区水货情况的文章里看到关于“元朗沦陷”的介绍。由于元朗市区没有如屯门、上水、沙田的“连体式”大型购物商场,因此水货活动带来的影响是星罗棋布地分散整个元朗市区。元朗零售市场为迎合内地游客的消费模式改头换面,在铺位租金、售价急升带动下,能守下来的传统老店廖廖可数。 “元朗有50多间药房,过往药房售格一直比连锁超市相宜成为街坊首选,时至今日原本$40一枝的洗发精,就因为我们生活在水货客活跃区而上涨25%……”

  而这种感觉,并非元朗人独享。“十间店铺,四药房三地产二金铺,还有一间刚结业”,这是现在十分常见的香港。市场自行调适导至租金上扬、物价上扬、商铺单一化。大量水客涌入导致平价老店、抵食小铺消失,取而代之便是药房金铺,商品和物价与本地居民生活日益脱钩,生活成本加大,出行不便,严重影响固有生活秩序。而住户多为中低层阶级的天水围、元朗等地,这种冲击更为明显,因此矛盾激化愈加激烈。在新界西“光复”行动被捕的人中,大部分是学生或者基层工作者,多为男性,二十岁上下者最多,其中亦有不少非居住在该区的驰援人士。

  另一方面,这些反水货行动的视频经由各类渠道(多为微信、朋友圈)传入内地后,确实造成了一定负面影响。内地人从网络看到香港反水货客新闻,“有些人不太清楚什么是水货客,只看到内地人来香港购物被者驱赶,情绪上不能接受,又担心安全问题,暂时不来了。”一位居住在深圳的女士说,自己身边很多朋友都放弃赴港,担心安全问题。而另一位来购物的旅客说自“反水货”行动升级后,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来香港,现在拿着箱子都会紧张。根据统计,上月访港内地客跌10%,清明节内地团也减少30%至40%,以往千元以上的酒店打三折都乏人问津。有内地旅游业界分析,近年日韩和东南亚团逐渐升温,反水货客活动令旅客对港澳团打退堂鼓,港澳游已非首选。

  重重因素叠加,香港零售业持续走弱,受影响的店铺大到连锁超商,小到街边药房。一田百货市场部总经理坦言,3月销售增长同比明显放缓,其中沙田店录得6%跌幅。六福珠宝将在今年租约到期后撤两间铜锣湾金店,另寻同区低租金商铺。莎莎主席称第一季度销售额一般未有好转,今年员工加薪有难度。有金融师分析,香港零售市场的恶化速度或快于预期。

  而《明报》在三月底走访了多家位于不同区的药房,刊文《药房失内地客掀结业潮》,指多家药房生意大跌,无法继续支付高昂租金,纷纷大减价,盘点清货,其中元朗1家,旺角5家,铜锣湾、尖沙咀各1家。另还有多家药房在“可能结业药房”监察名单上。有店员直指,反水客赶客,生意差过去年占中时期。零售管理协会主席称,香港35%零售生意来自旅客,反水客影响内地客来港,加上租金高,药房出现倒闭潮“在所难免”。有学者指出,药房、金铺曾以贵租抢铺,出现倒闭在“某种程度是好事”,市场会经历半年至一年的阵痛期,租金将会因空置铺回落,零售市场会逐步恢复正常。

  香港Yahoo新闻曾做过一期关于“你是否支持反水货”的民调,共4000余人参与调查。是次调查的结果是,持反对意见的占57%,支持的仅为36%。参加过多次“光复”行动的屯门居民18岁学生陈同学在目睹屯门反水货者主动攻击托行李的路人和辱骂母女后,开始反思行动目标与参与者的行为。“我们必须很清楚,究竟应该反对什么。”有人认为闹错人无可避免,者愤怒是因为政府不作为。“北区水货客关注组”发起人强调,主要是针对水客,并非一般内地自由行旅客,两者不能混为一谈。陈同学认为,反水货应该针对政策而非个人,监督执法者履行行李过磅、禁止行李超重的乘客上车,不失为有效行动。

  去年爆发在香港的“占中”运动,给这块土地带来了一道意味深长的刻痕。很多人都说,“占中”之后,香港已经不是昨日的香港,而它亦尚未迈入明天。然而,大多数的港人仍旧如同《天水围的日与夜》中的贵姐一样,勤勉,友善,踏实地活着,从古到今,百姓不过图个安稳生活。哦,对,笔者家附近一件开了三十多年的平价茶餐厅上周因为续不到租而关门,还有一个社区儿童兴趣班前几天结业了,新开起来的,是一家堂皇的药房。

最火资讯

首页 | 新闻聚焦 | 香港报道 | 理财投资 | 休闲娱乐 | 体育健身 | 购物消费 | 旅游资讯 | 科技创新 | 商业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聚焦香港 www.gang852.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